抱香之梅

【雨窗之诗】凡雨琪黑暗向定制文题

凡雨琪黑暗向定制文题
以为自己写得很烂,不过今天一看觉得还行。走过路过的朋友,请评价一下这篇文风算什么风格?感谢你们!
配合音乐forever at your feet食用更佳。我写的时候就一直在放这首歌,放着放着难过得快写不下去
01  现实
密密麻麻的声音……
响个不停的声音……
是脚步声……
不 、不是脚步声……
轻盈的声音……
沉重的声音……
梦,碎了
现实是灰色的,光线没有想象中的刺眼。映入眼帘的是冰冷的水泥墙面,雨声透过的小小窗户,铁栏将灰白的天空分成碎片,这个房间像一个地底的牢笼。
这是哪里?这里不是家。
我为什么在这儿?什么时候在这儿的?
门打开时的巨大声响使被昏昏沉沉包裹着的思考戛然而止,雨琪的目光接触到来者的一刹那迅速移开。其实她根本没看清那人的面容,不过那个男人的形象已经在她的脑海里化作恶鬼。
男人的目光好像扫过了她,一瞬间她在凉风中瑟瑟发抖,但也可能根本没看她一眼,因为她不敢抬头确定。
如果他的目光确实看过自己,那么那一定不是看人类用的眼神。少女不知为什么这样想。那么,他眼中的自己又是什么呢?宠物?杂草?污泥?棋子?玩具?
男人没有和她交流的意图,放下一盘食物就走了。少女却一点吃早餐的心思都没有。她内心不舒服的感觉,夹杂着厌恶的感觉在不断膨胀,最后破裂,冒出的液体泛滥溢出。
她看到自己身上,白色的水手服上污迹斑斑,残破不堪的蓝黑色裙子,难以遮住大腿上的殷红,洁白的肌肤和黑色的污泥宛如一体,原本如瀑布般长发现在像无数蜿蜒干枯的蛇。雨琪的眉宇泛出涟漪,自己平时最爱干净了,心爱的校服却被搞得这么脏,现在真想换一套衣服。头发上也有一种很不干净的感觉,女孩子的天性让她有把长发剪掉的冲动。
从未感觉自己离地底——也许是地狱这么进。肮脏的现实刺激出清醒的记忆。
新的一天同时也是旧的一天,又开始了。白天没有光明

02转折
灰色。世界,从是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这种颜色的呢?
大概是从那一个黑夜开始。
一天晚自习下课晚了,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走进一个漆黑的小巷时,突然脑后被沉沉的一击,再醒来时就躺在了这里。
这里是一个黑迭香组织的监狱,囚禁着他们“货物”。因为长得漂亮,她没有被卖出去,而是留下来沦为奴隶,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
命运的转折,就发生在一瞬间而已。一念之间,地狱天堂,这已经够荒诞的了。

03自负
自恃拥有能穿透黑暗的眼睛,却不知道潜伏在黑暗中的人,也未必畏惧光明

04地底的嫩芽
“从铁窗中望去,只能看见一株嫩芽,那么渺小,那么脆弱,却又那样清新得生机勃勃,送来唯一的希望”
多年前巷陌偶遇的广播台词,如今准确无误的应验。
这天,她在窗前发现了一抹熠熠生辉的鲜绿。凑近一看,原来是一株植物,雨琪不知道它是树还是草,因为它只有一个嫩芽。嫩芽正对着小小的铁窗,洒下浅浅的希望。
这株嫩芽是那样的渺小,但是在不到十平方米的囚室里,它就是整个世界的生机。
那种地方,也可以发芽吗?
外面的世界,春天已经到了吗?
什么时候开始,小草、鲜花、大树、阳光,都变成了不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呢?
嫩芽是那样的脆弱,在风雨中摇曳。
少女轻声吟唱歌谣,只为它和自己。

05遗弃
像被上帝抛入污淖中的失败雕塑作品。

评论(6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