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香之梅

我觉得,你看云时很近,看我时很远——无爱之爱

  我是宁潔党。宁潔大法好
  虽然官配结婚了却是单箭头,电影、舞台剧都糖里发刀。
  这种无爱之爱、最近最远的距离才是最吼的,有无穷的萌点和虐点,最令人怜惜的感情。
  理想至上的少女,爱情至上的少年,光与影的对立面,理性与感性的交错,我看着你你却看着云
  不过果然这种配对双性转了本命变天雷,单性转的话应该可以食用。
  杨卫宁很像松田夜助,叶文洁却不像江之岛盾子。盾子是病态的爱,文洁是无爱。
  
  顺便吐槽一下一篇宁洁文,文笔很好,不过统帅性格太崩了吧。“羞涩”也就算了,“调皮一笑”什么的确定文洁不是被她妹附体了。有人说耽美同人要避免“(伪)娘化”,我觉得这种男主型的女主“娘化”也挺崩的。不过同人嘛作者放开来写就好了,没有批评作者的意思啦。

【雨窗之诗】凡雨琪黑暗向定制文题

凡雨琪黑暗向定制文题
以为自己写得很烂,不过今天一看觉得还行。走过路过的朋友,请评价一下这篇文风算什么风格?感谢你们!
配合音乐forever at your feet食用更佳。我写的时候就一直在放这首歌,放着放着难过得快写不下去
01  现实
密密麻麻的声音……
响个不停的声音……
是脚步声……
不 、不是脚步声……
轻盈的声音……
沉重的声音……
梦,碎了
现实是灰色的,光线没有想象中的刺眼。映入眼帘的是冰冷的水泥墙面,雨声透过的小小窗户,铁栏将灰白的天空分成碎片,这个房间像一个地底的牢笼。
这是哪里?这里不是家。
我为什么在这儿?什么时候在这儿的?
门打开时的巨大声响使被昏昏沉沉包裹着的思考戛然而止,雨琪的目光接触到来者的一刹那迅速移开。其实她根本没看清那人的面容,不过那个男人的形象已经在她的脑海里化作恶鬼。
男人的目光好像扫过了她,一瞬间她在凉风中瑟瑟发抖,但也可能根本没看她一眼,因为她不敢抬头确定。
如果他的目光确实看过自己,那么那一定不是看人类用的眼神。少女不知为什么这样想。那么,他眼中的自己又是什么呢?宠物?杂草?污泥?棋子?玩具?
男人没有和她交流的意图,放下一盘食物就走了。少女却一点吃早餐的心思都没有。她内心不舒服的感觉,夹杂着厌恶的感觉在不断膨胀,最后破裂,冒出的液体泛滥溢出。
她看到自己身上,白色的水手服上污迹斑斑,残破不堪的蓝黑色裙子,难以遮住大腿上的殷红,洁白的肌肤和黑色的污泥宛如一体,原本如瀑布般长发现在像无数蜿蜒干枯的蛇。雨琪的眉宇泛出涟漪,自己平时最爱干净了,心爱的校服却被搞得这么脏,现在真想换一套衣服。头发上也有一种很不干净的感觉,女孩子的天性让她有把长发剪掉的冲动。
从未感觉自己离地底——也许是地狱这么进。肮脏的现实刺激出清醒的记忆。
新的一天同时也是旧的一天,又开始了。白天没有光明

02转折
灰色。世界,从是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这种颜色的呢?
大概是从那一个黑夜开始。
一天晚自习下课晚了,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走进一个漆黑的小巷时,突然脑后被沉沉的一击,再醒来时就躺在了这里。
这里是一个黑迭香组织的监狱,囚禁着他们“货物”。因为长得漂亮,她没有被卖出去,而是留下来沦为奴隶,过上了生不如死的生活
命运的转折,就发生在一瞬间而已。一念之间,地狱天堂,这已经够荒诞的了。

03自负
自恃拥有能穿透黑暗的眼睛,却不知道潜伏在黑暗中的人,也未必畏惧光明

04地底的嫩芽
“从铁窗中望去,只能看见一株嫩芽,那么渺小,那么脆弱,却又那样清新得生机勃勃,送来唯一的希望”
多年前巷陌偶遇的广播台词,如今准确无误的应验。
这天,她在窗前发现了一抹熠熠生辉的鲜绿。凑近一看,原来是一株植物,雨琪不知道它是树还是草,因为它只有一个嫩芽。嫩芽正对着小小的铁窗,洒下浅浅的希望。
这株嫩芽是那样的渺小,但是在不到十平方米的囚室里,它就是整个世界的生机。
那种地方,也可以发芽吗?
外面的世界,春天已经到了吗?
什么时候开始,小草、鲜花、大树、阳光,都变成了不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呢?
嫩芽是那样的脆弱,在风雨中摇曳。
少女轻声吟唱歌谣,只为它和自己。

05遗弃
像被上帝抛入污淖中的失败雕塑作品。

【冰冥河底】上官眠 符静婷 同人文

原著剧情修改有,雷者慎入。
原著句子有
梗来自于《死神永生》中《执剑人》一章托马斯•维德刺杀程心。

~~~_
符静婷的感觉手臂上一阵刺痛,如冰锥刺入皮肤,接着整只手臂好像渐渐浸入冰水中一样。极度寒冷的痛苦让猝不及防的少女无力地倒下。
接着,她看见了星空。繁星发出凛冽的白光,对着她眨眼睛。小时候听家里的长辈说,天上每陨落一颗星星,地上就会有一个人死去。接着,她看见了原本站在背后的凶手。
那是个有着天使般可爱面容的魔女,她的眼睛冷得像是刚从冥河河底捞出,她的芳名在黑暗世界里远近闻名——上官眠。
静婷意识到,自己一个一生专注于解毒的女孩,恐怕将要死于自己亲手改良的毒药下。
静婷对来人露出一丝苦笑。自己是可能最了解上官眠的人,比眠的母亲与妹妹、曳道绿甚至丽娜都更了解她。丽娜只知道眠还未完全失去人性时的模样,静婷却见识过眠机械般的冷酷。
痛苦在不断加深,静婷感觉自己在不断没入冰河中。死亡并未如期而至。眠的眼神分明在等待。这个女杀手是绝对的实用主义者,不会有和慕容蜃一样欣赏别人痛苦的变态爱好的。静婷知道,她在等待去解答自己的疑惑。
“眠,你我同为曳道绿之徒,朝夕相处,宛如姐妹。我为你改良毒药,为什么要杀我?”
她不指望能用感情打动一个人形杀人机器,但起码她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得到答案。
眠早已准备好了答案,在静婷话音刚落就如连珠炮般抛出:
“你和公寓里的智者一样,都是优秀的棋子。可是棋子不能挡道。你是逆天之才,你太优秀了,所以你必须死。”
狡兔死,走狗烹;飞鸟尽,良弓藏;敌国破,谋臣亡。上官眠绝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天才留在世间。危险的萌芽,当然要扼杀在摇篮里。
“你从曳道绿那里学到了许多,你和她真的很像。可惜,你没有她的容人雅量。”
眠难得地情绪失控吼了出来:“别把我和那个女人比。”
“我想成为完整的地狱契约持有者。而你会威胁到我。你的真实意图是把我的下毒方法告诉其他人,好让他们有能力对抗我吧。”
静婷绝望地闭上了眼。这个冷酷的杀手,兵不血刃,就用锐利的目光精准地刺中了她内心隐藏最深的地方。
突然她想起了什么,轻若游丝的声音问:“丽娜也是你亲手杀的吧。”
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沉默还是被上官眠打破了:“现在,你可以说出自己的遗言,我会帮你记下。”
静婷的眼睛骤然睁开,眼眸中仿佛伸出无数条喷火的毒蛇。
“你会有……会有报应的。”
上官眠却是冷冷从高处俯瞰她,冷笑着说:“报应?有那种东西的话,这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该去死。”
“蠢女孩,其实,罪与死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寒光闪过,眠终于要让她解脱了。冰冷的小河流过少女的脖颈,星光下,眠自己也没发现自己眼中有比星光更柔和的泪光闪烁。
静婷感觉自己好像沉入了冥河河底,深不可测的河水如同时间的尽头。她的灵魂却轻得像一块浮冰,在河面上仰望依旧群星闪烁的夜空。
无论如何,这个女孩的明媚笑容,都已湮灭在公寓无情漫长的时间之河中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看了一堆《三体》的丧病cp后,终于有胆量写这对了。一直很喜欢符静婷这样真正善良的女孩,但同时又喜欢上官眠。虽然两者反差萌,但总觉得YY对死者不尊重,而且眠似乎不会关心亲人和丽娜之外的人。符静婷是曳道绿学生,和上官眠是师姐妹是这篇文的私设。突然发现,这对写架空的话可以写“敌国破,谋臣亡”,多疑的冷面机械女王x被女王救过一命情同姐妹的善良手下,和莎罗x金四季有点像。